教育舆情 | 学生举报学校补课收费遭劝退,到底谁该“补课”

16岁的少年刘文展和学校闹僵了。9月8日,江西省于都实验中学的高中生刘文展在网上发表了一封千字求助贴《我举报学校被教育局泄露信息,后反被学校威胁“不停止举报就退学”,怎么办?》,反映学校公开违规收费补课,并疑似泄露举报人信息,这一事件引起了轩然大波,引发网友密切关注。

教育舆情 | 学生举报学校补课收费遭劝退,到底谁该“补课”

一、事件概述

16岁的少年刘文展和学校闹僵了。9月8日,江西省于都实验中学的高中生刘文展在网上发表了一封千字求助贴《我举报学校被教育局泄露信息,后反被学校威胁“不停止举报就退学”,怎么办?》,反映学校公开违规收费补课,并疑似泄露举报人信息,这一事件引起了轩然大波,引发网友密切关注。

二、事件回顾

今年3月7日,当时还是于都实验中学高一学生的刘文展通过信访网向于都县教育局举报:学校存在违规的收费性质补课行为,希望教育局督促其改正。

教育局一口咬定“收费纯属捏造”,几天后,班主任更是找到了他,暗示学校已经知道了是他举报的。 

刘文展认为自己被教育局“出卖”了,3月23日和25日,再次登上信访网,写下第二封举报信,投诉教育局滥用职权,泄露举报者个人信息

图片5

结果第二封举报信连反馈都没有,他收到的全都是“机器人”的自动回复。而从3月至今,学校依然在补课,收取的费用也没有退回。

直到今年秋季开学前,班主任给刘文展的母亲发来一条微信,称接到学校通知,请刘同学开学后换一个学校。

图片6

9月8日,刘文展在网上发表了一封千字求助贴《我举报学校被教育局泄露信息,后反被学校威胁“不停止举报就退学”,怎么办?》。

事发后,于都县教育局、于都实验中学均口头强调“刘文展疑似存在心理问题”,但均未拿出证据。于都县教育局官方微信公众号曾在9月19日的情况说明中,称“刘文展处于青春叛逆期,无心学习”。

图片7

9月19日,于都县教育局及涉事学校派人到刘文展家中,校方代表向刘文展道了歉。

9月20日, 涉事学校于都实验中学的负责人称,劝退系班主任个人行为,涉事班主任和执行校长被先后解聘,学校已向刘文展家人道歉。于都县教育局方面称,于都实验中学确实存在违规组织学生有偿补课行为,曾下令整改,教育局“未泄露举报人信息”。

20日当晚,涉事学校再次派代表家访,劝刘文展回学校继续学业。刘文展事先将手机正对客厅放置,并且开通网络直播。期间刘文展多次质问:“究竟是谁出卖了我的信息?”但没有人答复他的提问。刘文展最后表示,他拒绝返校,不愿意接受校方道歉,想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此事。

9月21日,记者见到刘文展及其母亲张春华,确认刘文展依然未上学。其母亲张春华正与校方和教育局积极沟通,希望孩子不要受此次事件影响,继续完成高中学业。

目前,由于都县纪委等部门组成的调查组仍在县教育局和涉事的于都实验中学调查,并责成于都县教育局、物价局对全县各学校是否存在违规补课收费现象进行专项检查。

三、舆情分析

1、舆情曝光趋势

图片8

图片1:舆情曝光趋势

据博约新媒体大数据舆情监测中心数据显示(如图1),舆论讨论从2017年9月19日上午开始逐步上升,并在9月20日中午达到次峰,随后略有下降,于9月21日晚上迎来舆情高峰,随后呈现下降趋势,但舆论讨论并没有完全消失。

2、站点分布统计

图片9

图2:站点分布统计

从媒体报道来看,人民网、凤凰网、搜狐网、腾讯网、中国网等主流媒体均对此进行了报道。东方网、汉丰网等地方主流新媒体也对此保持了关注(如图2)。

3、媒体报道分析

图片10

图片3:媒体类型统计

根据博约大数据平台实时数据监测显示,在报道媒介上,新闻信息占比最多,约占86.23%;微博信息次之,为7.75%;微信信息量占比为7.61%。

4、字符云图

图片11

图片4:热点词频

从字符云图中可以看出,“补课收费”、“举报学校”、“劝退”、“刘文展”等均是讨论的焦点。

四、观点倾向分析

1、媒体观点

1.1有偿补课严令禁止 学生举报何错之有?

【央视新闻】早在2015年,教育部就发布了《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对于有偿补课行为做了严格的约束。每到寒暑假或学期开学前,教育部都会再次下发通知并不断重申,明令禁止有偿补课行为。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不断迈进的今天,把有偿补课视为过街老鼠,并不意外。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泾渭分明的事情,刘文展依据教育主管部门的规章对学校违规有偿补课行为进行举报,何错之有?遭到打击报复,更凸显了学生在有偿补课问题上缺乏话语权的现实。

1.2投诉补课遭劝退,怎成了“罗生门”?

【红网】不可思议的是,这样一桩涉嫌严重打击报复学生的行为,竟然还陷入罗生门。如果真的未泄露举报人信息,刘文展又何以遭遇精准打击?于都县教育局综治办负责人肖辉说,教育局信访工作人员接到举报后,到学校了解情况,学校一听就知道是谁,果真如此?一桩简简单单的事情,真相却扑朔迷离。违规补课收费已是错,打击报复举报学生可谓错上加错。更令人出离愤怒的是,涉事学校和当地教育局竟然百般推诿辩解,甚至在没有证据的情形下强调刘文展疑似存在心理问题。究竟是谁存在心理问题?如此教书育人,足以令人不寒而栗。

1.3学生投诉学校被劝退,集体麻木更可怕

【钱江晚报】补课收费,随意劝退,泄露举报人信息,这些问题都不可谓不严重,也值得引起关注和重视。但比这些问题更糟糕的地方,在于从学校到教育主管部门的麻木。学校补课收费自然是违反规定的,但这并非个别现象,甚至是许多学校的潜规则。当刘文展把矛头指向学校和当地教育局时,这等于捅了马蜂窝,既得罪了教育机构,也得罪了教育主管部门。也正是这种麻木心理,造成了学校教育偏离教育初衷的现象。在潜规则大行其道、众人皆麻木的氛围下,刘文展这样的学生反倒成了不合时宜的人。这不能不说是教育的一种悲哀。

1.4少年投诉补课遭劝退 到底谁在“无理取闹”

【华西都市报】16岁的少年,正承受着本不属于他的重压和绝望。依法举报却换来劝退在家,尽管校方称此举纯属“班主任个人行为”,但所有人应该都能想到,真相到底是怎样一种模样。诡异的是,被指非法劝退学生的涉事班主任安然无恙,而举报违规有偿补课有功的刘文展却依旧在家无学可上;更为诡异的是,此前刘文展在不同渠道的举报信息,每每都被所在学校轻易获悉。之于此,当地教育局言之凿凿“未泄露举报人信息”,那么问题到底又出在了哪里?不得不说的是,在这场以小“搏”大的举报戏码中,刘文展自始至终都未曾获得应有的公允对待。

1.5学生举报补课遭劝退,民办学校也不能任性

【华声在线】民办学校有办学自主权也不能任性违规,更不能对举报的学生进行打击报复。当地教育主管部门一方面要加大对民办学校的管理力度,及时查处和纠正类似民办学校在办学过程中出现的各类违规行为,对屡教不改的学校,应该吊销其办学资格;另一方面,还应调查此事件中客观上纵容学校违规行为的相关责任人,对他们的不作为进行必要的问责和相应处罚。此外,还要进一步查清这起“劝退事件”的事实真相,还遭劝退学生一个公道。鉴于在原学校其已很能再得到公正的待遇,应协调将他转至其他学校,能早日回归课堂。

1.6劝退举报补课的学生,是怎样的教育课

【新京报】知错就改,善莫大焉,知错却认为举报错误的人是在犯错,并对其为难,这是犯更大的错。刘某身为一名16岁的学生,在这个年龄便有主动监督学校的勇气,本值得点赞。实质上,在日常的学校教学中,教会学生如何正当行使自身的权利,本应是学校教育中的重要一环。但该校显然并没有这么做,反而在刚开始时一再否认,给学生做“思想工作”,这显然不妥。

1.7举报违规补课遭劝退到底谁该“补课”

【深圳特区报】学生对学校收费补课的违规行为进行举报,是法律赋予的合法权利,是对相关部门的充分信任。相关部门有责任及时调查取证,并保护好举报者的个人隐私,督促学校及时进行整改,给举报者一个满意的答复。然而,举报信息却被泄露了,涉事学校不仅有错不改,还对举报者进行打击报复,将其劝退,可谓错上加错。事实上,最该“补课”的不是学生,而是违规收费补课的学校,以及泄露举报信息使举报学生被学校劝退的相关部门。

1.8从“解聘班主任”看学生减负之难

【信息时报】在此背景下重新审视于都县“解聘班主任”的处理结果,就不难发现,在违规补课问题上,处分谁都无法根治当下学生的减负难题。当然,若将问题完全归咎于应试教育,也不够客观公正,毕竟,当下还没有探索出比应试更公平的高考制度。或许,最好的办法还是全国一盘棋,通过顶层设计,对任何形式的校内补课行为实施零容忍。给学生减负唯有统一行动、严格落实,才能公平公正,也才能营造出良好的氛围。

2、意见领袖观点

学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认为心理“有问题” 专家:转移话题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熊丙奇】

过多的去讨论孩子心理是否有问题,其实是一种转移话题、混淆是非的行为。“学生举报这事情实际就不应该被曝光,也不应该被学校处理,他的信息是不应该被学校知道,处分是不应该发生的。”

【情绪情感管理专家 张晓彤】

刘同学表现出的倔强,恰恰是一个社会参与感强烈的孩子对于内心是非信念的坚守,他内心坚定的认为他的行为是合理合法的。“他已经到高中了,这是进入社会的一个临界点,心理成长从家庭环境、学校环境向社会环境转移的一个特殊阶段。孩子认为‘我举报’这个事情是参与社会性的话题,是认为社会性的不公平。当社会和学校把他的信息暴露了以后,对他的争议非常大时,对于他这样从没有对社会有过深刻接触的孩子会感觉自己被伤害了。这时他内心是百口莫辩,对于很多这种很优秀、社会参与度比较强的孩子来说,他们真正进入社会时都会产生很多的状况,只不过他这个表现比较极端。”

举报学生“被心理问题”是最有力举报

【知名评论人 乔志峰】

举报学生“被心理问题”应当看作是“第二次举报”,并且是最有力的举报,说明涉事学校不仅存在被举报的问题,还缺少直面问题的勇气和虚心纳谏的雅量。上级教育主管部门应当及时介入,依法维护举报学生的合法权益,同时对学校存在的问题进行彻查和纠正。

举报学校被劝退,有必要进行提级调查

【东南网时政部、东南观察网编辑 林旻煜】

从报道中披露的事实来看,诸多关键事实还是一团迷雾。对一件事的说法和态度会存在各说各话的情况,但已经发生的事实应有被厘清的可能。值得注意的是,刘文展在认为个人信息被泄露后,也将当地于都县教育局列为了举报对象。因此说,于都县教育局作为利益涉及方,作为相关调查的主导方,或许已经不合适。基于此,无论是要还事实以真相,还是为了给有关方面以清白,都有必要将此事件进行提级调查。

3、网民观点

1.表示支持

@最佳演员丿:支持你这个头鸟

@信科小仙女:这个孩子做了我们很多人小时候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厉害!

@苏杰良TakeshiKaneshiro:刘文展:我觉得可以改变,如果所有人都选择将就,那这个世界就永远只能是凑合。难道视而不见才不算幼稚吗? 一个高二学生能说出这种话,让我又看到中国的希望

@剁手狂魔菜一:社会就需要更多的这样的出头鸟,佩服你

@安娜小A:这样富于正义的孩子现在真的很少见,支持你!

2.反对补课

@送券的买买君:教育是最神圣的地方,居然被这个学校搞得乌烟瘴气,可悲……

@买买更健康:上学时最反感老师说补课了,虽然学校是为了我们学习好,但是不至于7+2、白+黑吧~

3.学校与教育局存在问题

@明天的太阳:当地教育局和学校存在着严重的心理问题,他们将学生当成了自我利益的摇钱树,不顾国家的三令五申,巧立名目收取补课费,这个心理问题已病入膏肓。因此,该劝退的并不是这名学生,而该劝退的应当是学校的校长,和教育局的局长。

@小花u:其班主任给刘母发了一条劝退信息:“接到学校通知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没有学校的许可,班主任敢擅自通知?

@南开森:没有教育局的不尽责哪来的校外违规补课!没有学校的包庇、放任,哪里有个别教师挖空心思的算计!这些教师的行为已改变大家对教师的认识!伟大无私奉献变成了畏惧讨厌心烦!出了事不是自查自纠而是打击报复,由此事看当地教育系统从上至下都在"赚外快"!

4.希望问责到底

@笃-行-者2008:请问责到底:谁泄露的举报人的信息。按规定,是要保密的。

@1996年9月21日:举报人信息是怎么泄露的,这么小的事情,举报人信息都会泄露,那谁还敢举报贪污犯罪行为。当地相关部门肯定要给一个说法。

@陈畅:教育局自己不承认泄露举报人信息,难道举报人的信息是自己泄露的吗?不管什么原因,举报人信息泄露了,这是大问题,必须追查出泄密者,是明的,还是暗的,必须给公众一个交代。

5.对政府有关部门感到失望

@得人轻着力:这是一个学生对政府有关部门的无奈和失望。一边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边却做着与其背道而驰的事,岂不是自相矛盾。一边鼓励我们对不正之风做出反映,一边却进行厚颜无耻的打击报复!还要脸吗?

@丁彦雨:看看各级行政单位的信访举报部门是个什么样子?朝堂森森,官威严严,有几个人民群众敢进去?被逼无奈进去之后更是后悔莫及,担惊受怕,倒像是自己犯了什么大错,更有甚者像此赣州学生一样。“官官相护”不改变不根除,监督权便只是一纸空文,抓执政能力,先进性纯洁性建设只得从内部运行机制开始。

@周光磊:尽管校方否认“劝退”行为为校方意思,但是作为信访人刘文展,他的所作所为尽在学校掌握之中。这无疑暴露出,在学生刘文展信访中,信访人保护措施的缺位。

6.补课存在矛盾方

@淑ying:身为教育工作者,确实看着周围很多学生被不公正地对待,但教师也很无力,为了追求考试成绩,学校对补课现象有时也是默许的态度,部分家长更是求老师补课,这是一个矛盾,除非彻底改变应试教育。

@52赫兹的大叔:教育界和社会包括家长都有问题,可是谁都不是万能的。教育界要提高成绩只有补课,可老师的休息时间用来补课收取费用也是合理的。这个孩子有胆量,确实是青年一代的觉醒,敢于伸张正义,敢于站出来说实话,应该提倡。相关教育部门应落实好此学生再入学问题。

@搭配_师指南:学校不补,其它地方照样补,所以不是补不补课的问题,而是大环境下,学校竞争升学率,家长希望自己孩子有前途,优质教育资源缺乏,职业教育还没有深入人心,多方面原因造成现在的处境。但就学生而言,不赞成举报本校的行为,也反对校方劝退学生的做法。建议学生以违反义务教育法起诉校方。

五、深度分析

1、补课是应试教育的衍生物

刘文展的举报只是冰山一角,全国各地补课风暗潮汹涌,对于补课家长们也是站在了两极状态。 

一部分家长认为:很多学校的教师在讲课时不讲重点,家庭作业太多,不补课学生跟不上…… 一部分的家长没有站队,而是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支持校内老师补课,也可以收费,这样至少不用去外面花更多的钱去上补习班。 

作为家长,都是望子成龙,盼女成凤,希望孩子得到最好的教育。对于孩子的投资也是越来越高,辅导班哪一科一学期没有几千拿不下来,比起以前的学费真是大巫见小巫了。这只是一个不发达的小城,更别提大城市了,收入高的家庭可以承受,可是,对于普通的工薪阶层压力山大。 

尽管这样,家长还是在补课问题上毫不含糊,是被动还是主动?我想更多的是无奈吧!应试教育已经深入人心,又有哪家父母愿意拿着孩子前途赌? 教育部门早已经明令禁止的补课,依然屡禁不止,和家长的诉求脱不开关系,如果一味的要求老师义务劳动,老师心里也会委屈。

只是,在一些学校里,补课根本不是自愿,而是带有“强制性”。老师在补习班讲过的内容,上课时一带而过,这样的教师说白了品德有问题,而校方也只是拿着成绩说话,学生们就只能处于被动状态了。

其实,教师和家长之间目标都是为了孩子好,大部分教师也是兢兢业业,对于学生的问题都会尽心回答,至于补课收费,也不能单纯的怪罪老师,和教育某些方面的欠缺有关联,但愿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给孩子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

2、学生举报学校补课收费遭劝退合法

首先, 收费补课这种行为本身违反了中小学规范办学行为的规定的。

我国宪法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是检举的权利。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是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事件中,刘同学举报学校违规补课,却遭到劝退,明显的是不符合相关程序规定的违背了保护举报人的法律原则。

另外,小刘作为未成年人,接受学校教育是其合法的权益,学校违规补课被举报后拒不改正又违规将举报人劝退,有打击报复举报人的嫌疑,触犯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及教育法的相关规定。

3、举报人信息泄露会影响政府的公信力

按照我国现行规定,政府有关部门“对举报人的姓名、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等有关情况及举报的内容必须严格保密,举报材料不准私自摘抄和复制。严禁将举报材料和举报人的有关情况透露或转给被举报单位、被举报人。”即便是要向举报人核查情况,也应当在做好保密工作、不暴露举报人身份的情况下进行。

当刘文展被劝退事件不断在网络上发酵之际,于都县教育局方面称“未泄露举报人信息”;而涉事学校负责人称,劝退刘文展系班主任个人行为,已向刘文展家人道歉。其实明眼人想想就能明白,一个普通班主任哪有那么大的能量和魄力,而今不过是被推出来当“替罪羊”罢了。
  事实上,举报是发现各种问题,实行社会共治的有效手段,也是发挥群众监督作用的必然路径。从这个角度来说,不管举报人、投诉人的举报、投诉内容是否合法、合情、合理,举报人、投诉人以及举报信、投诉函内容都必须得到严格保密和曝光,不能泄露半点出去。这是保护举报人、投诉人的基本准则,也是举报、投诉处理工作的基本要求。

面对16岁少年刘文展因举报而陷入的就读困境,当地政府部门不能等闲视之,对举报人信息的保密,既是一种道德性要求,也是一种法律性规范,如果处理不当,表面上伤的仅仅是一个举报人的心,实则会伤了社会民众参与监督、举报违法乱纪现象的信心,更会断送政府部门在民众心中的公信力和公正性。

当今是一个法制社会,本就应该尽力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只有存在这个意识才会去监督公权力,防止权力滥用,这是学校教育的一块内容。对于这两个问题:当地教育部门是否存在泄密,劝退是学校领导的决定还是教师的个人行为。当地的行政机关积极核查,给出一个真实的答复,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政府的公信力。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0551-6533749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1116572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8:30-18:00,节假日休息

QR coce